《卓娃桑姆》内容简介


  卓娃桑姆是五部慧空行母赐予老夫妇之女。此地国王在打猎途中丢失猎狗,顺着足迹来到老夫妇家。虽未找到猎狗,但发现有一姑娘美若天仙,故迎请至宫中立为后。王后先后生下一子一女,此事被国王前妻哈江得知,欲前来杀害,卓娃桑姆身披慧空行母所赐纱衣飞往仙界。国王嘎拉旺布被进、鸠酒关入天牢,哈江先后两次派屠夫和渔夫杀害王子和公主,但均未忍心下手。于是再派平民了断,平民虽赦免了公主,但将小王子从东山之巅扔下万丈深渊,卓娃桑姆化为鹏和鱼将小王子救下。此事传到白玛坚之地,该地将小王子立为王。过些时日后,姐弟重逢。哈姜得知后派兵攻打白玛坚。小王子射死哈江妖魔,将父亲从天牢救出。


  剧情介绍


  很久以前,在曼扎岗地方,有一个国王名叫格勒旺布。他的妃子哈江堆姆是个很厉害的魔女,心地狠毒,胜过豺狼。一天,国王格勒旺布把曼扎岗所有的大臣和老百姓都集合到王宫外面的广场上,宣布说:“后天,太阳照着王宫的时候,我们一起到东方山顶上去打猎,大家好好去准备。” 第三天早上,当太阳照着王宫的时候,大臣们和百姓都带上火枪和弓箭,国王牵着猎犬甲查巴西,率领大家上山打猎去了。他们把东方所有的山头都走遍了,没打到一只野兽,后来在靠近边界的地方,登上一座大山,打到三十七只麋鹿。可是那天晚上,那只宝贝猎狗甲查巴西却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谁也说不出它跑到哪儿去了。国王急得要命,对大臣和百姓说:“今天随太阳转悠了一天,把我的甲查巴西给丢了,要知道它是我的不可缺少的宝物。在没有把它找到以前,我宁愿死也不肯回去,今晚就在这儿露宿。明天太阳一出来,大家都去找!”第二天,天刚一亮,国王就把大臣直南增叫醒了。直南增起来后,向四面八方仔细察看、倾听,不用说狗的脚印没找着,连狗叫声都没听见。他很是愁闷,就爬上一座大山,再向四周察看,只见东方有一座密密的黑森林,森林中间有一块平坝子,平坝子中间有一幢小房子。小房子式样很精巧,并且还在冒着炊烟。直南增一见,心里寻思:“狗大概跑到那儿去了吧。”于是,连忙跑到国王跟前禀报。国王听了,高兴地率领众大臣、老百姓,一直来到那森林中平坝上的小房子门前,果然发现了狗的脚印。大臣直南增走上前去敲门。过了一会儿,从房顶上漏水的洞口里现出一个老婆罗门。国王格勒旺布从自己的噶乌(一种金银制成的护身盒)里取出一条吉祥哈达,挂在一根杆子梢头,对婆罗门说:“在你的门口发现了狗的脚印儿,请你把猎狗赶快还给我吧。”老婆罗门一听,大吃一惊,颤巍巍地说:“我们从来没见过猎狗,不相信,请到屋里来搜查!”国王、大臣、随从等人,就冲进了屋子,到处去搜寻猎狗,结果什么也没找到,只是在这一间有三个门的房间里见到了婆罗门的老婆。国王看见一间锁着门的房间,于是让婆罗门的老婆打开这个房门。房门打开了,只见那里坐着一位仙女,穿着一身洁白纯净的衣服,肤色白皙而柔嫩,有着空行母(仙女的一种名称)的各种妙相,看上去耀眼,听上去悦耳,嗅上去甘美。国王一见就掉了真魂,心里寻思:“我的猎狗甲查巴西好好地不见了,在这婆罗门的门口偏偏又有了狗的脚印,大概这是上天指示我来到这儿的吧!”他取出一根上等松耳石簪子,插到那位美女的发髻中间,转过身来对婆罗门说:“你们的姑娘,得给我做妃子。从今天起,别推说姑娘往高飞上了天,往下钻进了地;也别推说被有势力的人家抢走了,被有钱财的人家买走了;更别推说被盗贼偷去了,被小户人家娶走了。假若你要说这样的话,就要当心你的老命。后天,太阳一出来,我就派人前来接姑娘,你要多少钱财我可以给,你要多少奴仆我可以派,可是,你们得好好准备把她送给我。”说完之后,就率领大臣、百姓,回曼扎岗去了。


  再说仙女卓娃桑姆等那国王走后,心里盘算:“我去做那罪恶深重的暴君的妃子干什么?!还不如干脆死了倒好些。”可是又仔细一想,如果不答应此婚事,自己倒可以飞上天去,而父母就要遭难了。为了年迈的父母,先答应了再说吧。 三天以后,国王如约把卓娃桑姆迎进了王宫,并举行了盛大的婚礼宴会。宴后,卓娃桑姆对国王说:“人世间不管有多少快活,也不管有多少财富,都像一场春梦一样。大王,你还是皈依佛法吧!”国王听了她的话,觉得很投机,把臣子、老百姓集中起来,宣谕道:“卓娃桑姆是一位笃信佛法的大德,从今天起,我也是信佛的人了,你们大家也要和我一样,都来信仰佛法吧! ”此后,卓娃桑姆就在王宫里一处极为清静的地方住下,认真地坐关修行。不久,她生下一位公主,取名滚多桑姆。又过了三年,生下一位王子,取名滚多列巴。她们母子和国王都快乐非凡。国王和王妃还经常分别到自己的净室去坐关静修,这样的日子,他们过了好些年。


  国王格勒旺布早年娶的妃子哈江堆姆,有一个亲信的女仆叫斯莫朗果(意思是“刺儿头”)。这一天,斯莫朗果到王宫最高一层的楼顶上去,忽然看见了卓娃桑姆母子三人,她一溜烟地跑到哈江堆姆跟前,把自己看到的情况一一说了。那哈江堆姆亲自爬上楼顶仔细观望,她朝那卓娃桑姆静修的“卓玛拉康”楼一看,果然见到了卓娃桑姆母子三人,心中的嫉妒就像火一样地着了起来。她气得脸都变成了青色,诅咒道:“我的名字叫哈江堆姆,也就是你们母子的克星,今儿个我要是不把你们三个吃掉,就请当地的护法神来把我吃掉吧!”她发下誓愿,把那獠牙紧咬了三遍,咬得咯吱咯吱响,才回到自己的房中去。 这些情形早已被卓娃桑姆看在眼里,她心里想:“早先空行女们显示说我要遭到妖精的折磨,大概就是这个妖女吧。现在不走,更待何时?!” 她马上把王子派到国王那儿去,然后把那像一朵盛开的莲花似的公主搂在怀里,流着热泪,把首饰解下给女儿戴上,把衣服脱下给女儿穿上,然后自己一阵风似的飞上天去了。 王子滚多列巴从父王那里回来,不见了母亲。问姐姐,姐姐说母亲飞回了天界,我们俩得去找父王。 两人一直跑到国王跟前,哭着把母亲飞走的情形—一禀明了。国王一听,惊得当时昏厥过去。后来,由众大臣用旃檀水洒在国王脸上,才使他苏醒过来。他泪流满面地对众人说:“俗话说:‘远方的传闻,只有一半可信。’我得亲自去看看。”于是来到卓娃桑姆的寝宫——卓玛拉康,一看,果然已人去楼空。国王好不伤心,把衣服扯起裹住自己的头痛哭。小王子连忙扑到父亲怀里亲着他的双颊,紧紧倚偎着劝导他:妈妈已飞走了,我们再伤心也没有用处,还不如替她做祷告。国王觉得王子说的在理,于是,右手拉着小王子,左手拉着公主,走到卓玛拉康的顶层做祷告。这时候,那妖女哈江堆姆把众大臣召集在了一起说:“大家都清楚,国王格勒旺布曾发过宏愿重誓,说除了我,再也不讨第二个妃子。可现在,他把过去说过的话都忘掉了。他讨了卓娃桑姆,这还不算,多少年来也不来看我一眼。现在,卓娃桑姆飞走了,可是她留下的根子还在,那昏王格勒旺布也得想法子对付……” 几个奸臣听了哈江堆姆的一番吩咐,就商量出一条毒计去诱骗国王。他们带了一瓶药水,来到国王跟前说: “大王,虽然卓娃桑姆飞升隐到天上去了,可你还有心爱的王后哩!还有继承王位的王子,也有能发展姻亲的公主,你不必难过,喝点葡萄美酒散散心吧!” 国王不知是计,也不知道瓶中盛的是毒药,于是抓过酒瓶,大喝特喝,把那瓶毒药水喝得干干净净。不一会,他就发起疯来了,爬起卧倒,叫喊吵嚷,口中呼号卓娃桑姆,两眼直竖瞪住远方,一会儿唱歌,一会儿跳舞。女妖哈江堆姆就趁机对众大臣和百姓们说:“现在国王发了疯病,不能治理国政,赶紧把他关到黑牢中去。”同时又派了斯莫朗果去做牢头。人们看到国王闹得不像样子,觉得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好照办了。从此,女妖哈江堆姆和几个奸臣勾结,篡夺了国政。


  她篡国以后,还不甘心,又盘算:火苗在微小时如果不扑灭,须弥山一般的草堆也有被烧掉的危险;决口在细小时如果不堵塞,整个大洲都有被淹没的危险。卓娃桑姆留下的两个子女,若不在幼小时除掉,长大了就有被他们根除的危险。她又想:要是命人去杀掉他们,大臣们一定不肯的,总得另想办法。几天以后,哈江堆姆装起病来,非说是卓娃桑姆留下的两个孩子作祟所致,让大臣们去杀了卓娃桑姆的子女。她让大臣们去找两个屠夫来。大臣们连忙出去找了两个屠夫,领到哈江跟前。哈江对他们说:“你们两个听着!去把那小王子和公主宰掉,把两颗心趁热取回来给我,你们要什么报酬我都可以给。”两个屠夫接受了命令,就到王子和公主的住处去了。公主和王子姐弟俩无忧无虑地正在玩耍呢,小王子一见两个屠夫,心中非常骇怕,说:“从前,你们来都是送肉给我们吃,我非常高兴;今天,你们来使我非常恐慌,究竟是为什么?你们来干什么?如今所有的大臣都顺从那哈江堆姆了,莫不是他们派你们来杀害我们的吗?” 两个屠夫都一言不发,王子又接着说:“我们姐弟俩个犯了什么罪?平白无故杀了我们,难道你们心中不难受吗?二位想想吧……”说着,眼泪像珍珠一样滚下来。两屠夫之中小的那个产生了怜悯之心,对他哥哥大屠夫说: “早先卓娃桑姆在的时候,我们连他们的影子都不敢踏一下。今天,哪里忍心杀害他们!我看不如放了他们,再把王宫后门口的一对小狗杀了,拿狗心给哈江堆姆吃,怎么样?!”大屠夫觉得弟弟的话正合心意,就对王子和公主说:“我们走了以后,你们千万别再到花园里去玩,被哈江堆姆瞅见了,决不会饶过你们的,希望你们记在心中。”两屠夫撇下他们,跑到王宫后门口,把两只小狗杀了,取出狗心,来到哈江堆姆跟前,把狗心送上去,就回家去了。


  那哈江连忙把一对狗心(她还以为是人心哩)蘸了盐,三口两口吞了下去,“病”也就霍然而愈。她每天又到王宫屋顶上散心。 王子和公主到底是小孩子,没过几天就把两屠夫嘱咐的话忘了。他们又到花园里去嬉耍,谁知恰巧就被那哈江远远地瞅见了。哈江狠狠地说: “乖乖!这两个屠户原来没有杀死这两个小畜生,他们还在花园里玩耍哩!不晓得是弄了什么脏东西来蒙混我的,哼!这些大臣原来还是向着他们姐弟的啊!好吧……”于是,她又像上次一样,重新装起病来,又要挟几个大臣表忠,又让大臣们去找了两个渔夫来。哈江又命他们去把两姐弟扔下湖。两姐弟又向两渔夫哭诉求情。小渔夫听了心中感动,对大渔夫说:“我看我们积点功德把他们放了,我们自己也不必回去,到别处去找生活吧!”大渔夫劝那姐弟俩别再住在曼扎岗,赶快往东方萨布龙地方逃命去吧。


  姐弟二人像深山里的羔年一般,不知往哪儿走,想了想,只好往萨布龙地方走去。他们走了一天又一天,走了一程又一程,走进一座一眼望不透的大森林里,又饥又渴,又怕毒蛇猛兽的侵害,只好吃点水果充饥,喝点泉水解渴。谁知妖妇哈江又在王宫屋顶上看见他们姐弟的身影,派出众大臣骑马追赶,要他们把姐弟二人捉住后,用绳索捆好牵来亲自处理。众大臣快马加鞭一路赶来,诱骗姐弟二人说:“国王已经从黑牢里被放了出来,卓娃桑姆也从空行洲返回了王宫,他们都着急找寻你们像心肝一样的姐弟二人哩!快点停住,别再跑了,随我们回宫吧!”那姐弟二人听了这番言语信以为真,就停住不走了。大臣们像狼抓住羊,鹰抓住小鸟一般,把他们一直抓回曼扎岗去。哈江一见之下,怒火上升,咬牙切齿,大声训斥说:“两个小畜生!我的名字叫‘哈江’(意为“厉害无比”),今天叫你们知道我的厉害!”说完就把他们关进牢中,连一口水都不给喝。第二天一早,把他们交给两个猎人,让猎人把二人背到山头上摔死。当小猎人举起王子要往山下扔的时候,公主向他哀求说: “请你这勇武有力的猎人让我代替弟弟去死吧!”然后就对天祷告。大猎人听了这番求告以后,心中很为感动,就劝他的弟弟放了他们。那小猎人说: “我是不管什么善呀恶呀,你要不扔,让我一个人来扔吧。”大猎人说:“你不肯放他们逃生,我负责扔的公主由我来处理,你管不着。”于是他就把捆公主的绳索解开,放她逃生了。 小猎人把王子抱起来,从山的悬崖上直扔了下去。幸亏卓娃桑姆变作一只巨鹰,从底下用翅膀架住王子,王子才没有摔在石头上。王子落下来后,一只鹦鹉领着他往岸上走。鹦鹉说:“我们白玛金地方的人都是崇信佛的,但是近年来断了佛的世系,你去做我们的小国王好吗?”王子说:“你看我能行吗?”鹦鹉就向四方磕头,王子也跟着磕头,合掌祝祷。这是,立刻从空中飞来鹅黄色的衫子,多种宝石镶制的带子,一双鞋子,一方头巾。鹦鹉帮助王子打扮整齐,就飞到婆罗门仙人的跟前去说:“我们白玛金国的王统不是断了好久了吗?现在,在那旃檀树底下有一位神人下凡的王子,请他来做王子多好啊!”婆罗门仙人一听,高兴极了,连手杖都扔了,跑到白玛金国嚷着说:“咱们白玛金的人们幸福来临了,现在有一位神人下凡的王子还在旃檀树底下,鹦鹉飞来报信,我们快去请他做国王吧!”他们这一嚷,把老百姓都震动了,大家连忙牵来一匹宝马,配上金鞍玉辔,打着宝幢黄伞,敲起大鼓,吹起喇叭,把王子迎进白玛金国,继承了王位,从此白玛金国的人民更幸福了。


  再说大猎人把公主放了以后,劝公主越过大山到白玛金国,再由白玛金国前往萨布龙地方。公主悲悲切切地跑到山崖下面去找寻弟弟尸首,结果什么也没找到,于是流落到白玛金来了。她衣衫褴,形同乞丐。这时候,王子刚继承白玛金的王位,大放布施,敬奉三宝。公主随同别的乞丐一同到王宫去求布施,在王宫里被王子认了出来。姐弟相逢,高兴当然不必说了,就留在白玛金国一起过着幸福安乐的生活。


  过了不久,他们的消息又传到了哈江堆姆耳中,她把过去从未吹过的大喇叭吹响,把从来未敲过的大鼓擂响,全国臣民都被她召集起来。她说:“那两个小畜生现在又盘踞在白玛金国,这对我们十分不利,明天一早大家随我一道前去消灭他们。”第二天,曼扎岗的大军都集合了,哈江堆姆穿了铠甲,手执铁弓铁箭,骑上黑色大马。她在马上獠牙龇了三次,奸臣们一个个兴高采烈,忠臣们心中非常悲苦,可是也没法反抗。在妖妇率领下,开进了白玛金国。白玛金国全国人民都知道曼扎岗的军队打来了,大家也在王宫外面集合起来。国王骑了飞马,率领军队浩浩荡荡前来迎敌。


  两军对阵,妖女哈江见了王子,立刻箭上弦、刀出鞘,直冲过来。王子看准了她的心窝,扯满了弓,一箭射去,把她射得头朝下,翻身落马。王子催马赶上,一脚踹住她,问道:“哼!你认识我吗?认识我是滚多列巴吗?”妖女嘴动了一下说:“大王!你是神佛,恕我有眼无珠,今天放我一次吧!我和你做个真母子。”王子说:“我的母亲是被你逼走的,我的父亲是被你逼疯的,我们姐弟二人被你先交给屠夫,又交给渔夫,再交给猎人,总想害死我们!哪一件事我会忘了?!我怎能轻易放过你!”说完,四面八方的刀枪棍棒一齐上来,把妖妇哈江堆姆打得像一块肉饼子。然后就地挖了九层深坑,埋了下去,又在上面盖了一座黑塔镇压着。


  后来王子又带人回到曼扎岗,打开牢狱把国王格勒旺布放了出来,把斯莫朗果这个恶奴流放到边荒,又把过去的渔夫、屠夫和大猎人找来封为大臣。格勒旺布仍然做曼扎岗的国王,王子回到白玛金做国王去了。 从那以后,佛法兴隆,众生幸福。